#摄影
#雪景
#登山
#家庭游
#自然奇观

开场白

上篇介绍了艾伯塔的“湖光”,本篇将展示艾伯塔的“山色“。计划分成”阿尔卑斯山的观景台——硫磺山“,”世界最美冰原大道——加拿大93号公路“和”江河之母——哥伦比亚冰原“三部分完成。如果说:艾伯塔的湖泊河流以绚丽狐媚迷人闻名,那么,艾伯塔的冰峰雪原则以雄伟壮丽震撼著称。敬请期待让人惊心动魄的一刻。
本篇的图片以绿,灰,白等冷色调为主,故在片头放上一张在卡尔加里拍摄的红叶,调剂一下色彩。虽然它不是枫叶,但比枫叶更红更艳。
登硫磺山远眺班芙小镇,弓河,明尼汪卡湖,阿尔比斯山脉与彩虹。
鸦爪冰川
哥伦比亚冰原

【阿尔卑斯山的观景台——硫磺山】

介绍硫磺山,顾名思义,通篇说的都是山,可能会有些枯燥,可硫磺山随处都是美景,是否也会乏味?那就请你跟着我的镜头慢慢看吧。
落基山脉气候多变,刚才坐缆车上山时,有些雨蒙蒙,我心里直嘀咕:运气不好,没碰上好天气,心情也随着天气转阴。可是一下缆车,天空突然放晴,太阳出来了,对面山坳里升起一道彩虹,将对面的高山斜分为二,好像一条腰带,将整座山分为互不相干的上下两部分。绚丽的彩虹像座空气天桥,跨过山坳,一桥飞架两座山腰,把山坳映得金灿灿的,我的心情也即刻变得开朗起来,马上打开相机,抓住时机尽情的拍摄......
落基山脉的天气从多云-阴-小雨-晴都是在半个多小时之间转换完成,气温也随之变化很大,相当于秋冬季节早晚与正午之间的温差。我不得不对于洛基山“一天之间体验四季”的神话从嗤之以鼻转换为将信将疑。
【硫磺山】是位于加拿大艾伯塔省班夫镇附近的一座山,海拔2450米,登上硫磺山山顶可俯瞰班夫镇,弓河、山脚下的班夫温泉酒店,远眺明尼汪卡湖,加拿大落基山脉。
直达硫磺山顶的封闭箱式缆车(Banff Gondola)。硫磺山缆车,全长1560米,耗时8分钟,从山底到达山顶观景台。缆车平稳迅捷,以每分钟200米的速度前行。
硫磺山因其山坡上发现的硫磺温泉而得名 ,班夫上温泉(Banff Upper Hot Spring)海拔高度为1,585米 ,是加拿大最高的温泉,也是硫磺山目前唯一在营运中的温泉。
缆车直达山顶(上图)是一座四层的建筑(Upper Terminal),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功能,有咖啡店、纪念品商店、和加拿大最高的餐厅等,四层为露天观景台,视野更好。
登上观景台四处瞭望。山脚下的公路通向班芙小镇,路上车水马龙,车辆排起长队,班芙一定很热闹,我们吃饭和晚上休息都在班芙小镇,硫磺山参观结束,可能就会去班芙小镇,因为,现在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向右看,近处的小山包被绿树覆盖,郁郁葱葱;远处的石头山光秃秃的,呈幽蓝色,相隔不多远的两座山竟然差别这么大,我们所处的硫磺山大约2300米,那也就是3000米以下有植被,3000米以上或是更高处可能还是白雪皑皑。
近山与远山之间的山坳是郁郁葱葱的河谷平原,落基山脉在这里似乎很平缓,波澜不惊。
目光慢慢往左移:眼下是班芙平原,弓河在此拐了个大湾,绕过小山包,流过班芙小镇,向明尼汪卡湖流去。
绿山的山坳盆地(班芙盆地)就是班芙小镇。远处高山的山顶被云层遮住,山顶左面只露出一个尖尖角。
目光再往左移动,又是一片绵绵高山,天气刚刚转晴,远处山坳间迷雾莽莽。
看来,夏秋季节,彩虹是落基山脉的家常便饭,”物以稀为贵”,彩虹这么频繁的出现,我也不再大惊小怪了。
传说中的水之精灵——“明尼旺卡湖”(左中部)已清晰可见。
这几幅像油画般的照片,近景的树木,色浓彩重;远处的山峰,依稀朦胧。
是鹿?是羊?应该是山羊,是高山上的羊。它们一家三口警惕地与我们对视着,仿佛在告诫我们侵犯了它们的领地。
生活在高山区域的羊,再陡的峭壁也如履平地。记得有一种生活在陡峭绝壁的羊称作“岩羊”,能在峭壁上健步如飞。
硫磺山还有小松鼠,在国外,有松树就有松鼠(哈!有些拗口,读音相同),松鼠是最常见的小动物,它们不怕人,还会半蹲着,向你讨东西吃。据说:落基山脉有56种哺乳动物。
从云缝里偷偷溜出的光束射向山坡,像轻纱,像帘幕,把重重叠叠的山峦罩在恍惚之中。真想撩开这层面纱,看清这崇山叠嶂的真实面目。
“雾里看花”。真有点雾霾时的情景。
近处似乎被人工挖断的山,是为了让弓河流过?还是弓河流穿了此山?远处的群山处于朦胧之中。
沿山顶步道向上前行,可以到达一座于1903年建造的气象观测站,目前这座建筑仍然存在,游客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它的内部。
从缆车站到各个观景点都用这样的原木栈道连接。距离路面2米的原木栈道依山而建,野生动物可从栈道下通行,人和动物互不干扰。
爬坡转变成爬楼梯,省力安全。沿着原木步道,边走边欣赏美景边拍摄,一步一景,步步是景。
沿着原木栈道上行,山顶有座百年历史的气象观测站,名为(Sanson Peak)。海拔2337M,位于硫磺山的最高处,建于上世纪初1903年。
团里一对老夫妻,都已经80高龄了,可是他们一下缆车,便走在全团的最前面,勇往直前。我们走着走着,就不想继续前进,我们一边走一边拍照,当我们还只走到一半时,老夫妻俩已返程回来了。看到他们如此高涨的游兴,我们顿时感到有些脸红,便鼓足勇气,向高峰攀登。
从这张图可以看出:向上攀登是需要一点小勇气的,当然也要消耗一定的体力。在上海最高的也就是佘山,高百米左右,上海人无山可爬,或者说很少爬山,所以这样的高度是需要鼓一鼓勇气。
终于登上山顶,有点气喘吁吁,可不失自豪感:登上山顶,”一览众山小”;”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山顶天文站的钢丝围栏上插着加拿大国旗。
气象观测站内临窗是一张斑驳小木桌,上面摆放着咖啡壶、杯盘、酒瓶和铁皮脸盆,桌边有一个老北京式样的取暖炉,上面放着一个薰得乌黑的铁水壶,里面还有个上下层的小木床,床边放着一双雨靴。看得出当初气象员的艰辛。
从山顶往下看,缆车站踩在脚下,人也好像不知不觉长高了许多,不,是人登上了高处。
硫磺山的岩石,像刀劈刀刻一般。
接下来,再看看硫磺山四周的落基山脉。
硫磺山上360度看不同方向的大峡谷,气象万千,气势恢弘。
从山坳里凭空升起的彩虹——山坳里飞出彩凤凰。
原木栈道的起点就是缆车站(360度观景台)。
山顶的观景台上有五星红旗的标志,上面写着:硫磺山距离北京8725公里。
“光头山”,山坡上绿色茂密,到山顶处噶然止住,山顶光秃秃的。像中年男性的“谢顶”。
山脚下班芙盆地:温泉城堡酒店,班芙小镇,弓河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你的眼前。
彩虹像一座天桥,从班芙小镇上空划过。
再看这张弓河在城堡酒店之前的全景图。有没有注意到:弓河似乎已将一座大山拦腰劈开,请看弓河两边山的断面是如此清晰,至今还没有长出植被;再看这座山的走势,应该可以用虚线将它们衔接。小小一条远不如长江,黄河来势汹涌的河流,竟然劈开如此大山,真是惊叹不已,是应了中国的古语“水滴石穿”?还是地壳运动的结果?请地质学家考证。
落基山脉以茂密的森林、众多的野生动物、凉爽的气候、现代冰川、温泉等奇特景色使之成为北美重要旅游区,每年吸引数万游客。
据说落基山脉越往北走越美丽,也越险峻,3000米以上的高峰连绵不绝。
接下,再来看看【弓河】(Bow River)的优美走势。
弓河的名字来源于河流两岸的芦苇,这些芦苇被当地的第一大民族用来制作弓;佩甘(Peigan)民族将河流取名为”Makhabn“,意为制作弓的野草生长的河流。而不是顾名思义的主观臆断:河流的走势像张“弓”,北美的好多地名都是土著的祖先流传下来的,有些是今天无法理解的“奇谈怪论”。
弓河在流经费尔蒙班芙温泉城堡酒店之前,河道走了个“Z”字,河道两旁树林茂密,郁郁葱葱,河道中有小岛,还有半岛般的地形,河道右手边的高尔夫球场,可能就是属于城堡酒店。
弓河流过城堡酒店之后蜿蜒流向前方,在观景台前弯了个“奥米茄”形。”水往低处流”的基本原理,形成河道,从运行的角度来说,当然笔直的河道最经济便捷,但从观赏的角度,曲曲弯弯才是美,常言道:“曲线美”就是这个道理,是有些牵强,但为什么在此处设立观景台呢?
这是其中的一个观景台,它面对的是洛基山脚的班芙盆地,是贯穿艾伯塔省,而将落基山脉的一颗颗明珠(各个景点)串成瑰丽项链的基线——弓河。
硫磺山这样的观景台有好几个,游客可在不同高度和角度观景和拍照。
缆车站在硫磺山所处的位置。它在周围群山中算是“小弟弟”。
弓河弯曲到此处,来了个90度的拐弯,河道由此变宽(明尼旺卡湖),直流而去。
落基山脉是美洲科迪勒拉山系在北美的主干,由许多小山脉组成,被称为北美洲的脊樑骨,主要的山脉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到美国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南北纵贯4800多公里。
落基山脉广泛分布着岩浆侵入体、高度变质带及沉积盆地,是北美洲矿产资源特别是有色金属主要分布区。你看,沉积岩的纹理如此清晰细腻,就像我爱吃的“千层糕”。
落基山脉 群峰叠峦 ,层林尽染,伟岸挺拔。
我为什么对弓河如此感兴趣,因为在落基山脉,“弓河”是看到和听到次数最多的河流。弓河起源于落基山脉的弓河冰川和弓湖,向南流至路易斯湖,然后转而向东,相继穿过班夫镇和坎莫尔。之后汇入科克伦上方的戈斯特湖水库,继续向东到达卡尔加里。现在,明白了吗?弓河的流向(每一个地点),就是我们的旅游线路的景点。那倒也是,有山(落基山脉),必然要有水(弓河),那才称作完美。
山坳盆地处,弓河流经的地方,有一座酒店,那就是著名的艾伯塔省的【费尔蒙班芙温泉城堡酒店】(The Fairmont BanffSprings),它与魁北克芳堤娜古堡酒店,魁北克省里西庐古堡酒店和路易斯湖古堡酒店同为姐妹酒店。这次行程除了西庐古堡酒店失之交臂之外,其他三个酒店都有幸见识,实为幸事。
用长焦拉近看看仔细。从山顶俯瞰,犹如童话中的仙境一般。
酒店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前有弓河潺潺流过,四周群山环绕,很少有酒店能在风景上能与费尔蒙班芙温泉城堡酒店相媲美。旅客可以在此尽情领略位于原始荒野之中的永恒美丽和奢华舒适。
费尔蒙班芙温泉城堡酒店近景。
山上空气清澈,蓝天如洗,层峦叠翠落基山脉的磅礴气势令人心情豁然开朗,豪情壮志油然而生。
落基山脉(ROCK MOUNTAIN)直译又叫岩石山,山的上半部分全是裸露巍峨的岩石。
整个落基山脉由众多小山脉组成,其中有名称的就有39个。除圣劳伦斯河外,北美几乎所有大河都源于落基山脉,是北美大陆地理,气候的重要分水岭。
落基山脉在美国境内有落基山、黄石、大蒂顿、冰川等国家公园以及月火山口、恐龙、大沙丘、甘尼森河布莱克峡谷等游览胜地。
落基山脉在加拿大境内22,990平方公里的保护区里,班芙、嘉士伯、幽鹤和库特尼四个国家公园占了绝大部分。它们和卑诗省的三个公园罗伯森山、阿西尼博因山和汉伯相连。

段落结束语

登上海拔2280米的硫磺山山顶,去饱览气势磅礴的落基山脉的群山,去欣赏飘在蓝天中的层峦叠翠,去俯瞰落基山脉中的灵魂——班芙盆地!
班芙国家公园是著名的避暑胜地,公园里有冰峰、冰河、冰原、湖泊、高山草原和温泉。水秀峰奇,居北美大陆之冠。
嘉士伯国家公园是北美最大的公园,园内有山川、森林、冰河、湖泊。
幽鹤国家公园位于班夫公园的西方,是巧妙地利用大溪谷、冰河、湖泊等自然景观开设的公园,园内的翡翠湖碧绿的湖面照出巴哲斯山的倒影。

这是我在缆车回程前拍的照片,也是硫磺山的最后一张照片。
山坳间河流隐现,断断续续,似有似无;近景和远近的山峦,层次分明,似乎一眼能看到天际线;山峰朝阳和背阳处阴阳分明,立体感极强,似乎整座山将从纸面呼之欲出。
硫磺山是此次行程中,与落基山脉近距离接触亲近,为数不多的景点之一(哥伦比亚冰原也是其中之一),但是,我们已经看到洛基山的多种风情,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乌云压顶时,黑森森洛基山近乎使人感到恐惧;在细雨蒙蒙时,洛基山给人一种亲近感,似乎很随和,和蔼可亲;当太阳破云而出,阳光化作万道光束,射向山坡时,洛基山给人一种神秘感,使你有一股想撩开面纱,看清“庐山真面目”的冲动;当阳光普照山峰,彩虹跃然升起,横跨山坳时,洛基山似乎一反常态,表现得如此热情洋溢,光彩照人,就像一位浓妆待嫁的新娘。
变幻多端的洛基山,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让你看到它的多面性,真是奇迹,不是亲身经历,还以为是天方夜谭呢!

【世界最美冰原大道——加拿大93号公路】

旅游车在广阔的平原行驶。这里好像是个农场。天空低层的朵朵浮云和高空的片片云彩结合成北美晴朗的秋天——天高云清。
哇!极光!按理说,这个地理位置不应有极光,奇怪,是不是极光呢?还是空气中的水蒸气反射阳光形成的彩虹(但不成桥形)?是幸运,还是空欢喜一场?
到达硫磺山。刚刚有些雨蒙蒙,雨后天晴,山谷中悠然出现一道彩虹。彩虹根据色谱自上而下按赤橙黄绿青蓝紫排列,我对比了前面展示的“极光”图,发觉颜色排布不同,因此对“极光”的确认更多了一份信心。
沿途的山脉,山顶还有残雪,这雪可能终年不化,落基山脉还有千年冰川呢!
冰山前,绿色的是松树和杉树,黄色的是银杏。
城堡山正面(上图),城堡山侧面(下图)。从正面看:城墙垒得整整齐齐,严阵以待,固如金汤;从侧面看:城堡有尖顶瞭望塔,有平顶的堡垒,是完整的古堡,形象逼真,惟妙惟肖。
如果在中国长城原址也有这么一座山,那将省去多少劳力财力,可能会少死成千上万个中华儿女。
关于城堡山其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据说加拿大政府鉴于此山的雄伟,决定以二战英雄、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名字命名,谁知艾氏不领情,不来参加命名式,加拿大政府生气了,又将其名改回城堡山。
我们的旅游车沿着嘉士伯和露易丝湖之间的93号公路,也就是号称“大陆脊梁”的“冰原大道”(the Icefield Parkway)前进。
冰原大道是因该地区所处哥伦比亚冰原而得名。它起始于露易丝湖,一直北上到嘉士伯镇为止。
冰原大道成为连贯落基山脉的重要干道。全长230公里,是全球毫无争议的十大景观大道之一,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则形容它为“世界上最美的公路”。
冰原大道沿途随处可见雄峙矗立的雪峰高山、壮观浩伟的冰原冰河、清澄碧绿的湖泊、险峻陡峭的山壁、一望无际的针叶林。
这秋意配着冰川雪山,还是有点相搭。大太阳下的冰川,丝毫没有寒意,相反,看上去还蛮温和。
在冰原大道上行驶,高山山羊、灰熊或野鹿羊、麋鹿等野生动物也会随时在路旁出现。在车行过程中,我们就有幸看到麋鹿在路边,当然,这必须全神贯注,当别人惊呼时,再寻找目标,可能会因车速快而失之交臂。如果错过了,也不必烦恼,在景点游玩时,会给你意外惊喜。在落基山脉,遇见野生动物的几率是很高的。
【乌鸦爪冰川】距离露易斯湖32公里,是冰原大道上的第一个景点,从冰原大道开车时就可以观赏到。乌鸦爪冰川上方原为一个冰原,由于冰架之间的互相作用,在山体的岩壁上留下了仿佛乌鸦爪形态的三条冰河,故得此名。说来也怪,在此聚集了好多乌鸦,并且不怕人,这一现象与名称来由可能也有一些关系。不过现在因为气候原因,冰河已经有部分融化,温室效应导致的全球变暖使得最左边的那条支流快要消失了。它告诫我们,保护环境,保护我们居住地地球已是刻不容缓的大事。(上图)为长焦拍摄的乌鸦爪冰川。
山坡上的冰河,难以想象,这可能是多少亿万年前,地壳运动的瞬间,冻结凝固在山顶的河流,用现在的高科技手段也无法复制的奇迹。这是我想当然的解释。
从路边的说明牌上可知悬挂在峭壁上的冰川厚度达到了50多米,相当于20层楼高,因为距离远,视觉的差异感觉不到它的高大和宽厚。

山窝里的冰晶宛如一碗白米饭。
旅游大巴又载着我们奔驰在冰原大道。继续播放大道两旁的景色。其实,冰原大道本身就是一个绝好的景点,“上车睡觉”的游客可是错过了大好的机会,我可是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丝也不敢疏忽,生怕错过丁点景色。
冰雪,冰雪,仍是冰和雪。九月天的冰雪世界。
看着这幅画,使人想起李白诗句:“日照香炉生紫烟”。
上图的山峰酷像金字塔,是否穿越到埃及,沙漠换成了绿森林,哈哈!
这座山的圆顶,又像欧洲某座巴洛克式宫殿的圆拱顶,你看,还有一根根垂直的厅柱。
请看山峰左方的一缕清云,碧蓝的天空,忽然飘来一团云,绕着山头,久久不愿离去。
看着这样绿树环绕冰川覆盖的山头,这种只有人间仙境才有的的画面,有谁会想到,冰川正在一天天的退缩消亡,不知哪天你看见的山头没有冰川覆盖,光秃秃的不毛之地,从天堂猛然跌落回凡间,你将是如何感觉?
弓河两边的景色。雪山为弓河提供了充足的水源,而弓河滋润养育了它流经的区域。
皱褶形山峰是落基山脉的特点,这里的山峰大多以褶皱和冲断层为基础。
雪线以上是裸露的岩石和肃穆的冰雪,雪线以下是生机盎然、郁郁葱葱的森林。
这是一块夹层奶油蛋糕,顶上铺着一厚层鲜奶油,真想尝一口。
落基山脉地区的林线是由黄松、道格拉斯松、帐篷松、落叶松、云杉等针叶树种组成,其高度平均为2000米。雪线下并不是紧跟着林线,而是有一条带状的区域,这个林木线以上的自然带主要由耐寒的地衣和高山苔原的低矮开花植物组成。
冰原大道于1931年开始修建,600多名筑路工人耗时8年建成了这条长230公里,宽6.5米的砺石路。
公路穿过的区域是一片充满了 野性气息的大面积的荒野,沿途风光无限。远处的山谷风云变幻、气象万千。
没有任何绿色相衬的石头山,只有配上一望无际的沙漠才“门当户对”。
冰原大道穿过的是一片充满野性气息的荒野,沿途拥有众多高海拔的山峰、100多处雪白圣洁的冰川、青黄相接的亚高山草甸、纯净晶莹的瀑布、冰蓝澄澈的湖泊、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和大量的野生动物,景色变化多样,充满原始的美。
“野性”的呼唤:完全裸露的贫瘠的山脊,犹如被山火烧过一样。
冰原大道天气变化多端,这也是它迷人的地方,刚才还是蓝天白云艳阳高照,一会天就阴上来了,也许一会乌云密布,也许一会沥沥小雨,偶尔雪花飘飘,冲出云雾又是蓝天... 抬起头来,你总感觉云朵跟着你游动,天很蓝,云很白。
行车途中。前面的一座雪山,就像一堵冰雪墙挡住去路,一堵实实在在密不透风的冰雪之墙。
车一拐弯,进入两山夹持的状态,右手边也是一座雪山(上图),只是奇怪的是:山顶无积雪,而山腰被冰雪像一条腰带一样裹得严严实实;左手边仍旧是那堵冰雪墙(下图),但是不再像拐角处的雪墙,而能隐约看到稍许黝黑的山体。
这是正对阳光的顺光面,好一幅“日照金山”的美图,照在雪白山头的朝阳是如此的神奇,金光灿灿,如同发现一座纯金金矿。我们是幸运者,见到此景者都很幸运,我们的心情如同发现金矿一样兴奋激动。预祝今天的行程必然也是顺利圆满!
我激动得跳起来,欢呼,雀跃,召唤朋友一起欣赏享受这最美好的一刻。
在落基山脉游走,处处是景,随时随刻会给你惊喜。大自然毫不吝惜向你展现她最美的一面,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同时,也会给你当头一击,使你措手不及(暴雨,雷电等),她有温顺的一面,也有爆燥的另一面,这完全符合自然辨证规律。希望她能更多的给予我们更大的喜悦。
宽阔的冰原大道,两边绿树参天,雪峰峻岭陪伴你同行。
路灯还未熄灭,晨曦已照亮路面。山区的宾馆醒来了,新的一天行程即将开始。又是秋高气爽的晴朗的一天。
山上的植被像是被小孩随意甩手涂抹上去,一笔浓,一笔淡,毫无规则而言。
涂抹不匀也好,毫无规则也罢,总不见得忘了涂抹,或是小孩涂了一半,就扔下画笔,去隔壁家玩耍了,这半座山坡光秃秃的,很是好笑。
落基山脉以石头山为多。你看,它的沉积线呈一直线,可以想象,多少万年的地壳运动,这座山从海底整体上升,没有高低快慢之分。
这几天都在高度集中,极度亢奋之中,一离开露易丝湖,大巴又驶上93号公路,我顿时感到有些疲倦,是高度紧张之后的困倦。
旅游车载着我们在冰原大道(93号公路)飞奔,可我们的心情更激动,更迫切,恨不得即刻站在冰原上,与它来个最亲密的零距离接触。
民间有一种说法:将冰原大道旁的一连串风景点串联起来,加起来堪比50个瑞士,这也以非官方的方式诠释了这条公路上风景的壮丽。是否夸大其词,下个月我们即将去瑞士游玩,我一定会记着这句话,来印证它的真伪性。

段落结束语

看了这一组反映世界最美冰原大道两旁的山水景色的图片,读者看后是否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公路”,如果有异议,那一定是我的摄影技术不到家,或是在旅游车内受条件限制。号称“最美公路”的已经走过好几条,像美国旧金山-洛杉矶的加州一号公路十七哩海岸线;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大洋路;挪威的大西洋公路;美国夏威夷茂宜岛的哈那公路......这些公路都是沿海公路,一边是海景,一边是山景,而冰原大道以独特的雪山为主(这是其他公路所没有的),间或有弓河与众多的湖泊相伴,也是有山有水,有声有色的好景色。

【河流之母——哥伦比亚冰原】

从翡翠湖出发,我们直奔哥伦比亚冰原。这是我们这个行程中,唯一与亿万年前形成的冰原直接接触的机会(以前都是远距离观察冰川,就像东北林海雪原白茫茫一片),大家都想亲手摸一摸,亿万年前的冰雪到底是怎样的,也想亲口尝一尝,远古时代的真正的纯净水是什么味道,甚至异想天开的妄想:是否那见到恐龙或是什么单细胞动物的影子。所以,全体团员都非常珍惜并带着无限憧憬和希望,祈盼奇迹的出现。
【哥伦比亚冰原】(Columbia Icefield),位于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亚伯达省交界处。是落矶山系中第一大冰原,北美洲最容易进入的冰川群之一。因其主要堆积区位于大陆分水岭,故称河流之母。
冰原区介于西部海拔3747米的哥伦比亚山和东部海拔3491米的阿萨巴斯卡(Athabasca)山之间。南部有贾斯珀(Jasper)国家公园,东部有公路通往亚伯达省的班夫(Banff)和卡利加利(Calgary)。冰原面积500平方公里,由冰盖和十几处冰川组成。冰盖一般海拔为3000米,最高段冰层厚度为130米。
冰原像冰河一样向下流淌(只是形态如流淌状)的长舌部分称为“冰舌”,极其形象生动。像个“长舌妇”,哈哈!
越来越近了,已经能大致看清冰原的模样了。呼吸局促,心跳加快,至于吗?身经百战,阅历无数的“老司机”至于这样吗?我暗暗告诫自己,调整呼吸,使自己慢慢平静下来。
冰原北部,东部有两条主要冰舌。北部的阿萨巴斯卡冰川面积30平方公里,属于典型的加拿大落矶山型冰川。其融水经阿萨巴斯卡河、阿萨巴斯卡湖、奴河(Slave River)、大奴湖及马更些河注入北冰洋。
东部的萨斯喀彻温(Saskatchewan)冰川是该冰原上第一大冰川,面积约为60平方公里,坡度较和缓,冰层厚度为442公尺,其流动及消融速度均与阿萨巴斯卡冰川和其他主要支流冰川相仿。
1715年和1840年该冰川末端曾两次大幅度推进,以後又逐渐後退。
人们在冰原服务区平台观赏“冰天雪地”。
该冰川融水经萨斯喀彻温河汇入通向大西洋的哈得逊湾。
冰原西北边缘的融水则沿弗雷泽河和哥伦比亚河纳入太平洋。环绕冰原的河谷中有碧绿的湖泊和繁茂的森林。巨大的山谷冰川起伏和缓,徒步旅行者和登山者比较容易抵达山顶。
这是早一代的冰原雪车,像二战时期的装甲车,后轮用履带包裹(防止冰面打滑),前轮(把握方向)是橡胶轮胎,不知为什么没有花纹(还是花纹已磨损)。
目前运行的新一代“巨轮雪车”,高大雄伟。这种雪车全世界总共23辆(35万加元/辆),其中22辆在加拿大,有一辆卖给了美国用作采矿。
雪车内部环境:宽敞舒适的座椅空间,四周和顶棚明亮的的大玻璃窗。
我特意拍了雪车驾驶室,看来与常规车辆没有太大区别。当然,除了车辆功率大,外壳铁皮厚实,车轮高大,轮胎花纹深之外,从外观上没有更大不同。
哥伦比亚冰原入口。旅游大巴都在此停车场下客,游客换乘冰原特有的“巨轮雪车”(Snowmobile)。
冰原雪车经过的冰河道,积在冰河两岸的黑色岩块,被称为侧堆石。
冰原山下巨轮雪车上山压实的石子路。
“啊!哥伦比亚冰原!我来了!”跳下雪车我大声喊道。我们到达冰原。远处一队“探险者”在导游带领下,踩着前人的足迹,慢慢的移动式前进。
哥伦比亚冰原,以其冰河所形成的巨大冰冻水源,提供了新鲜洁净的水,供给成千上万人使用。它使夏季变得温和,也使冬季变得严酷,深深影响了此地区的植物与动物。
冰原表面的状态:不是通常的冰雪,是被岁月压实的没有空气的“冰晶”。在炎热的大太阳底下,表面不会融化,没有水分。事实证明:太阳的正能量抵挡不了400多米厚的冰晶的负能量。
这就是地球上除南北极圈外唯一的冰原,也是世界八大奇观之一。
厚厚的冰层边开一条小槽排水。这片冰川上有无数个冰缝,有些冰缝有30米深。
冰原上方一处山垭。
手捧着冰球,在人体温下,这点微弱的能量(与冰晶相比)不足以融化冰球,或许你的手早已被冻僵而没有知觉。常言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冰原世界,万亿年的冷量集聚,将蕴藏着何等巨大的能量!
没来冰原前,我总纳闷:为什么称作“冰原”?是故弄玄虚?来到冰原,才慢慢体会到:冰原的“原”与“源”同音同义,有冰雪世界的“发源,起源”之意。更通俗的讲:冰原就像国防部,是大本营,司令部,而冰川,冰河就是国防部下的某个兵团,军团,或是某个军,师级部队。不知这样的比喻是否恰当,要形容它的体积,能量没有比“原”这个字更贴切更形象了。回来,在网上查询:冰原是指两极地区覆盖在大面积陆地上的大量冰雪,表面平坦。现在仅格陵兰岛和南极洲才有大面积的冰原。还有一说,至少提供两个冰川的供给才能被定义为冰原。按此说法,哥伦比亚冰原更是难能可贵,除了南极,值此一家。
一旦置身于冰川之上,便仿佛踏进一处大冰窖,脚底下400多米的厚冰穿透数百万年流光,深深地感觉到“此景只应天上有”的纯美景色。值得一提的是,冰的上、下层因含有空气与杂质程度不同,呈现出上为白色、下为淡蓝色的奇妙景观,不禁令人赞叹大自然的神奇。
在冰原上,只有红色是最耀眼亮丽的颜色。在冰面的反光作用下,曝光过度,人脸变成“非洲人”。
拍这张照片,是为了对照巨轮雪车的高大,其轮胎与成人差不多高,轮胎的“人”字形花纹足有7,8厘米高。
的确,非常值得到此观赏。但窃以为,将它和万里长城、自由女神像和埃及金字塔并列有点不妥,因为那三大奇观都是人工建成;而这里,完全由大自然的神力造就。“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
为什么这一边的冰雪被污染成黑色?哪来的黑色?空气洁净得连PM2.5也测不出,如果是空气污染,也只可能变成灰色,而其他地方都是洁白一片。至今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称它为“冰晶”,是因为它的表面不像普通水结冰成像玻璃一样的平面,它的表面是隆起的褶皱像一片小球,在太阳光下,泛着蓝盈盈的荧光,煞是可爱。
冰原边的山体,在亿万年冰冻作用下,都变成小石块,看是硕大的石块,似乎一碰就酥成小块。
遥看哥伦比亚冰原的绝美,真是一览众山小的无限快意啊!
自1950年代起对阿萨巴斯卡和萨斯喀彻温两大冰川进行了深入的综合勘测。其成果之一是发现冰原下有一条地下暗河。
今与冰原零距离接触,庆幸之余,也增加了几分神秘感。虽然没有奇迹发生,但是增加了新的感悟: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那样的渺小和微不足道,在天,地,神面前,除了敬畏还是敬畏!感悟颇深,收获颇丰。
穿越巍峨的落基山脉,沿着蜿蜒的冰河大道去感受史前冰川的魅力:我们乘着巨轮雪车踏上阿塔巴斯卡冰河,脚下是深达三百公尺深的哥伦比亚冰原,放眼望去是无垠的松杉林带,波光粼粼的高山湖泊点缀其间,与湛蓝的天空交相呼应。
冰原就像一个天然的大冰柜,为整个北美洲提供了洁净的水和清新的空气。1984年哥伦比亚冰原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站在一望无垠的冰原上,除了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也萌生对全球变暖的隐隐担忧。谁能接受此等仙境将在未来70年内不复存在!?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冰河给我们的启示!

结束语

从爬上玉龙雪山顶峰听到冰雪消融的滴水声,到四川海螺沟目睹的冰川消逝痕迹,再到今天直面这百万年积淀下的冰河退却,抑制气候变暖刻不容缓!为了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能亲眼看到如此美景,让我们一起加入保护环境的队伍。
在哥伦比亚冰原也是同样。自1844年建立观测纪录以来,随着全球变暖加剧,阿萨巴斯卡冰川已经向山上后退了1500米,总体积减少了至少一半以上,目前每年的后退速度大约为2-3米,也许再过一个世纪,哥伦比亚冰原就将消失。骇人听闻!
在旅途中每每听到这样的话,或看到这样的现实,心里就会感到一阵抽紧,就会竭力去想象即将被消失的某个物种,或是将被毁灭的自然资源,就会想到今后的某天,人类将无路可退。
残酷的事实告诫我们,地球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聚宝盆;对于肆意的攫取和破坏,大自然已经没有能力自我修复;贪婪的行为必将遭到毁灭性的报复。
我们在游览世界各地大好河山的同时,除了自身的自觉行动之外,还必须大声疾呼:保护环境,保护地球,保护大自然,也就等于保护我们自己的家,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

本游记著作权归@Fzyang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