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游
#摄影
#小众
#自然奇观
#自助游

又一个故事的开始

嘿,我是Luke(路客),独行的摄影师,我的旅行故事又开始了。
日本这个国家对于我来说是个保留目的地,此前并没有计划这么早去开启它。因为我知道将要花上很长时间才能完全领略这座岛国的风情,在合适的季节去到合适的城市,游走在一个城市三到七天,或许这才是日本的正确打开方式。
18天,我只选择了东京一座城市。樱花落败、烟火未绽,这真的是个合适的季节吗?与吃喝无关、缺乏二次元情感甚至有些抵触购物,这趟旅程到底带给了我多少收获?
那么如果我说,我避开人群独享了东京的全部美景,又意外的收获了一片萤火之森,你会不会有兴趣读完这篇故事?
故事会分成几个段落来讲述我这次在日本的旅行,“山温水暖”以富士风光为主,“鳞次栉比”是东京的建筑及街道,“软红十丈”带来了筑地市场金枪鱼拍卖的完整体验过程和一年一度的鸟越祭实况,“和风轻舞”则由一位日本美女倾情出演,“萤火之森”中你会与我共享如梦似幻的生态奇景,最后的“片刻荏苒”是旅行生活里的一些片段回忆。
此行的主题可以定义为摄影之旅,游记中的照片收获了IPA(国际摄影协会)的金奖和佳能2017感动典藏的编辑推荐。更是一次以独特的视角在那些极其鲜为人知的角落对东京这座城市的新发现。希望我的镜头可以带你走遍一个与众不同的东京,享受这片刻东瀛。

山温水暖

故事的开始,让我们从一座“圣岳”来一窥霓虹的风采。作为日本的国家象征之一,这座世界上最大的活火山似乎每年总能在各种渠道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不论是冬季的“雪顶冰淇淋”还是秋季的“云团白帽”,富士山的确成为很多人赴日旅行的必到之处。
从新宿高速巴士车站搭乘大巴前往富士山是我认为最方便快捷的交通方式了,车站与地铁的无缝衔接加上比JR便宜一半的价格是它的优势所在,虽然行程时间要比直接搭乘JR线慢一些,但相差不会超出1小时请允许我们忽略它。
还没来得及看看东京的高楼大厦就从机舱出来钻进大巴,前往富士山的朝圣成为了我日本之行的起点。
从大巴车下来只要过条马路就到了我在河口湖住的旅馆,对于独行的人来说,酒店和民宿都没有床位来得实惠。还好8张床位的房间这几天里只住了不到4位小伙伴,每天晚上泡完澡我们就会坐在地板上交换各自当天的行程和信息,如果运气好还能结伴第二天的旅行,至于会不会有艳遇这完全看个人需求了。
这家旅馆最让我满意的地方就是位于顶楼这个公共浴室,躺在温泉池中就能看到窗外的富士山这简直是豪华酒店配置,24小时开放的它我想谁都不愿错过。
花1500日元买上一张富士五湖的大巴通票可以让你在2天时间内无限次搭乘红绿蓝三条线路的游览大巴,配合上西瓜卡几乎可以去到附近任何想去的地方。游览大巴的好处在于它串联起来了五湖地区所有的景点,但需要提前规划好整个游览方向和每个景点的游览时间,因为等车时间往往需要半个小时以上。
风穴和冰穴请原谅我真没看出有什么区别,都是深入地底的洞穴,都蕴含常年不化的自然冰。由于背着笨重的摄影包,有些比较矮小的洞穴我甚至是趴在地上钻过去的。与外面的高温酷晒相比,洞穴里面真是寒冷刺骨,我本想着要不要舔舔那些自然冰尝尝矿泉水,但突然害怕有人跟我有同样的念头就把舌头收了回来,如果真是那样,我保证那些冰会有薄荷味或草莓味吧。
从冰穴出来,我顺利错过了10分钟前刚刚开走的大巴,距离下一班还需要2个小时左右。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徒步走向下一个目的地——本栖湖,这段路大概有十几公里或者更多,其中有一段穿越青木原树海的小路给我印象是十分深刻的。这片神秘的森林中曾经发现了大量自杀者的尸体,据说是因为生活压力或者疾病等原因使得这些人想不开来到此地自尽。但我在其中溜达了有1个小时之久也没有任何发现,当然,这一点点路程仅仅还是在树海的边缘徘徊。
在这座大桥上我见到了几位对着山谷祷告鞠躬的人,一瞬间我的脑海里冒出了无数个可能性来解释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比如这里曾经是交通事故现场,又或许他们都是忍者的后代而祖先曾经在这里修炼,但不管怎样这场景我只能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
更为奇怪的是,桥下草地上竟然站着一只野生的鹿!它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每隔几分钟就扬起脖子鸣叫一声听起来有些凄凉。我尽量不让自己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可总觉得被日本人奉为神灵的鹿这么恰如其分的出现一定有某种冥冥之因。
走出林地,沿着公路经过几个小时的徒步,我终于来到了这座被印在千元日钞上的本栖湖边,但羞涩的富士山却把头藏在厚厚的云层中不肯露面。
本栖湖原本是富士五湖中旅游开发最晚的,但因水面大多时间较为平静成为了皮划艇与垂钓运动的绝佳场所。大量的日本家庭来到这里野营度假,反而让这里的各项游客服务在短时间内完善起来。
与传说中“富士抱子”的壮观景象无缘,我只好从湖北岸的露营区领来一张明信片并盖上了富士山的印章,就这样为一天短暂且遗憾的富士之行画上一个句号吧。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来到河口湖的第二天清晨我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富士山顶的雪。说来也怪,当太阳完全升起之后它又被云层所遮盖了。
在河口湖边你能感受到娴静的村野生活气息,晨跑的人们会沿着湖岸跑上一整圈,而垂钓的大叔则会坐在自己的倒影上悠闲的抽着香烟。
晨曦撒在哪个地方那里就会晒得暖洋洋,请不要被它冷淡的色调所迷惑,日出后被映得发亮的河口湖会让人有种忍不住想跳进去的冲动。
当我来到浅间神社看到眼前这幅景象的时候别提有多失望了,虽然我找到了与官方宣传照一模一样的拍摄机位,但怎么也无法还原那个樱花烂漫抬头见雪的美景。
出乎意料的是在这个季节山间竟然还有一抹艳红,在绿叶的衬托下摆脱了突兀反而更加协调。
从神社大门到接近山顶位置的展望台需要徒步登上几百级台阶,如果你跟我一样讨厌爬楼梯的话可以从侧面的盘山小路迂回上去。沿途的警示牌上写着“小心猴子和野猪出没”,可我并没有发现它们的踪影也是失落。
当地的居民不知道为了庆祝什么,在神社门前的广场上举办了一场小型音乐会。现场还有大大小小的快餐车出售冰淇淋和其它小吃,前来捧场的人大多是上了岁数的大爷大妈,席地而坐吃着炒面喝着啤酒,复古的爵士乐回荡在山间。
富士吉田市是个座落在富士山脚下的小城市,因为是周日的原因很多店铺都没有开门营业。也正因如此我才有机会在这些宁静的小路上闲逛,一花一树透着清新,一楼一隅深藏生活的气息。
通往富士山的大门就在这座城市的中央,窄小的街道和两旁整齐的二层小楼就像动画片里看到的那样。街道下面有太多水路穿流,哗啦哗啦的很是惹人。
富士山站的6楼是个展望台,免费开放到晚上10点。整座车站大楼是一家很大的综合商场,地下1层是餐食区,菜品价格要比外面的店铺便宜一些。
搭乘富士特急号回到河口湖大概只需要20分钟,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心心念念的富士山全貌还是没有拍到。所以我决定今晚再去湖边碰碰运气,睡个下午觉在梦里祈祷。
当天晚上我在河口湖畔真正感受到了晴空如洗,几天来一直围绕着富士山的云层仿佛一瞬间都消失不见了。直面干干净净的富士山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几乎是一路狂奔跑到几公里外的既定机位按下快门,如愿以偿收获了想要的富士山照片。
一天之中也许只有日落这半个小时里富士山才舍得露面,白天的时候就算晴空万里,从河口湖这里望过去还是会有一层模糊的白色阻挡在你和它之间。
心愿达成,富士之行终于有了个让我满意的结尾。

鳞次栉比

东京的建筑和街道也是我此行的重要拍摄对象,十几天里我走遍了东京的每个区,不下3遍的光顾每个地标和景点,为的就是在合适的时间拍到合适的照片。还好这一切都如愿了,在最不为人知的街道我收获了别样的美景。
回到东京后,我就一直住在西新井这边的旅舍里。对于整个东京都圈来说这里真的很偏僻,可能离着最近的知名景点就是浅草寺了。不巧的是雷门在雨季之前翻修,被各种大塑料布包裹起来实在难看,所以浅草文化観光中心的观景台成为了我眺望浅草寺的最佳地点。不知道商业街的屋顶瓦片用的是什么材料制成,在不同的时段它的颜色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从浅绿到湖蓝,甚至当光照充足的时候会变成白色,感觉很诡异。
我第一次造访台场仅仅是为了证实照片中的这些跳跃的色彩是否真的存在,花了半天的时间从中午到晚上等来了合适的光线。从新桥车站出发时我还一度怀疑它的真实性,这是一座公寓大楼的内部空间,屏弃了传统的日式风格采用大胆的配色与时尚风格,每扇彩色的门板背后都是一段日本青年多彩的人生。
夜晚的银座地区被各种霓虹灯点亮,购物的人群逐渐退散,坐在疾速行驶的出租车上看到的景色也该是如此光怪陆离吧。
我在新宿拍摄这天刚好遇到了一位东京本地的摄影师,我俩一同登上东京都厅的观景台只待了几分钟就无奈的离开了。能够看到天空树的最好位置被一家餐厅承包,没有预定的话需要等上至少2个小时才能进入,并且还要消费一份昂贵的套餐才行。
我和希(shin)两个人都不相信美景需要付费就义无反顾走了,在都厅的广场上我们徘徊了很久,偶然抬头望去会发现在一个很低的角度都厅会被周围的建筑所环抱,站在正面看它是桃心状的,稍微侧面一些就会变成椭圆。我俩欣喜若狂的架起三脚架开始各种尝试,延时、长曝,那天晚上我们在这里停留了很久。
坐在都厅的广场上我和希俩人吃光了从附近7-11买来的便当,同为摄影师的他能够理解为了一张自己满意的照片我们都愿意付出很多。与时间赛跑、与天气争锋,很多时候都会忘记自己游客的身份,就那么死死的待在一个地方傻等,会错过大巴,甚至航班。
希悄悄告诉我要带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然后就再次跑回7-11扔掉了我俩制造的垃圾。在他的带领下我钻进了地铁车站,在一处还未完工的通道内拍摄到了这枚巨大的红色柱子,周围全是冷淡色调的空间内它实在是太突出了,看过一眼就无法忘掉。
随后我们绕过2层安保线进入了住友大厦的内部,我立刻被头顶上由大量几何形玻璃及钢架组成的透明天蓬所吸引,向上延伸的空间里透出类似萤石的光芒,仿佛是一条可以穿越到未来的通路。
希笑着用手指了指上面,又比划了一个取景器的手势。于是我开始尝试各种构图,尽量拉长曝光时间,盼着能把更多的光线收进相机。它实在是太震撼了,我甚至想伸出手指去完成《E.T.外星人》中那个经典的触摸未来的画面。
夜色中,恋人广场,我目送希离开,这一幕有点像日剧里的情节但可惜我俩都是男人。希是个聋哑人,这是我旅行以来第一次与有沟通障碍的摄影师合作。在我们当天拍摄的过程中他一开始有些逃避与我的沟通,只是用手去指明方向或跟我比对相机参数。慢慢的在我的引导下他会咿咿呀呀的简单说出一些单词的发音,在拍到好照片的时候也会拉着我哈哈大笑。
其实这种沟通方式是我一个人在异国最常用的,肢体语言和简单的单词绝对全世界通用。很多时候请不要担心沟通问题,敢不敢沟通才是关键所在。你得这样想:我是不会说你的语言,但你也一样不会说我的母语,咱俩最多五五开嘛。但在希的交流中我是真的感受到了他着急时的那种无助,愿你在日本一切都好,失去的部分听力和语言能力就让你独特的视角来弥补吧!
这天上午我在东京国际论坛拍摄,这里曾经是都厅的旧址,整个玻璃栋以船为题材,科技感十足的巨大外观成为它的象征。由于反光元素的面积很大,当我站在其中经常会感受到空间错乱的幻觉。
在自己精神错乱之前我逃出了那座建筑,盼望皇居和二重桥附近的清静可以缓解莫名的压迫感。不料现实并非如此,整个皇居的上空正响彻低音炮的噪音。
草草按下几个快门我便顺着音源来到了不远的日比谷公园。一场露天摇滚音乐会吸引了很多人驻足。狂热的歌迷随着音乐进入高潮,现场的氛围也开始躁动,恐怕我只坚持了20分钟吧,再次灰溜溜的逃开。
比起涩谷那个著名的全向十字路口我会更喜欢银座这个,之前我有尝试去到涩谷,传说中最好的观赏位置是二楼那家星巴克,但我始终无法接受在玻璃里面拍摄,要避免反光还要找好角度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而银座这个路口是可以完全站在露天户外拍摄的,在一个傍晚,可以很好的捕捉到光线的角度。
我用了至少5天的时间来找寻一个欣赏东京塔的最佳位置,上面有很多尝试的结果,但都没有下面两个让我觉得满意。从六本目之丘看到的东京塔总是伴随着一片一片的屋顶,也许只有日落的时候才会好看一些。最终我不得不再次回到台场,在晴海埠头吹着海风等了很久才收获了下面的其中一张。而另外一张更是我绕着东京塔走了几圈之后才偶然在一座过街天桥上拍摄到的。
这里重点说一下东京塔的灯光,塔身的灯光分为冬季版和夏季版,照片中这种橘黄色的灯光是冬季版,每年会在7月切换成为银白色+橘色的夏季版,这种通体点亮的灯光叫做“路标亮灯”,期间还有有一些闪光的小灯与之配合闪烁叫做“钻石亮灯”,如果拍摄的话个人认为夏季版的路标亮灯是最漂亮的。
另外东京塔的准确亮灯时间是晚上7点而不是中文官网上说的8点,官方一定是把中国与日本的那一个小时时差算进去了,日本当地时间的晚上7点它就已经被点亮了。
雨后的东京街道洋溢着令人致幻的色彩,路面反光加上阴冷的色调让人有种NYC的即视感。在神保町旧书店街我钦佩那些冒着雨还在阅读、购买各种书籍的爱书之人,在回忆横丁和黄金街感受江户时代日式居酒文化的温暖与妖娆,在歌舞伎町体验大都市的繁华与喧嚣,总有那么一个瞬间会让人爱上这里。
这家拉面店是我在东京期间最长光顾的一家店铺,虽然不是很有名气,但它的位置实在是太特殊了。就在西新井地铁站里,你需要端着碗站在站台上伴着两旁飞驰而过的列车享受美味。为了这张照片我先是跟拉面店老板娘申请又跟车站管理员套近乎才被允许假设三脚架完成拍摄,一切细节都是我想要的,站着吃面的人,忙碌的老板娘,空空的站台和两列疾驰的火车。
还有一个东京必看美景就是天空树了,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能够毫无遮挡又能够一览它全貌的角度,位于浅草寺不远的十间桥是个再好不过的选择了。这里没有游客,不收费,借着河水又能完整的看到整个天空树,拍摄完毕还能在一旁的中华料理店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天津饭,所有的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大大的满足。
在我的印象中天空树应该整晚都是这般通体闪耀的,可在我沉浸于此的那些个时间里发现了它灯光变化的秘密。晚上7-8点钟的这段时间里天空树会亮起塔身全部白色的灯光,但在8-9点之间它却会切换到稍稍暗淡的米黄色并且逐层闪烁,伴随着环绕塔身的紫色射灯营造出另外一种视觉感受。

软红十丈

大名鼎鼎的筑地市场金枪鱼拍卖其实完整过程一直持续到当天中午,散场后请一定不要离开。而有着大约1360年悠久历史的鸟越神社祭也不单单是一场盛大的祭祀,日本传统的庙会也会伴随着它一同而来,让所有人都能够预演一次即将到来的夏日祭。
当我在凌晨2点来到筑地市场时,发现第一批可以进入拍卖现场的绿衫队伍几乎已经满员,第二批进入的蓝衫队伍则要等到4点左右才会陆陆续续到达。
5点左右会有一名拍卖师来到集合地点“筑地市场厚生会馆”与所有参观今天拍卖的游客讲解筑地市场的历史和拍卖的一些规则,他也会解答现场所有人的提问直到拍卖开始前的10分钟。
这将近一宿的等待让早早到来的绿衫阵营里很多人都直接躺在地上打盹了,而后面将要体验的金枪鱼拍卖全程绝对值得这苦苦的等待。
以上是可以轻易在网上找到的关于筑地市场金枪鱼拍卖的常规流程,5点15分左右由警察叔叔带着进入拍卖大厅,半个小时左右观摩整个拍卖过程。现场不断响起各种风格的喊价但似乎根本看不到有人出价整个拍卖会就结束了,有些拍卖师的喊价更像是在唱歌或诵经,音调的起伏代表了价格的上升,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在进行。
拍卖会结束参观后警察叔叔会带领众人走出大厅去到一个拐角处还掉背心,从这一刻开始并不意味着整个拍卖会就结束了,真正享受筑地市场文化的时间其实才刚刚开始!归还背心的地方可能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那里其实是一座水神社,里面供奉着保佑渔夫安全和市场兴隆的神祠,免费开放,是可以进入参观的。
接着你可以跟着送海货的小平板车一路来到市场内部的餐食区,日本人气排名前两名的寿司店就在这里,一家叫做寿司大,另一家叫做大和,可能又要经过漫长的排队你就能够享受到当天第一批海鲜所做成的握寿司了。
相比寿司大,我更喜欢大和浓浓的亲情。照片中那位白眉老爷爷可不是每次都出现,运气好的话你会有机会品尝到他亲手制作的寿司,而在制作的过程中他就会如照片里那样一直和蔼的笑着,我想,传说中的温情料理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这家店是以套餐制来出售寿司的,最基础的套餐是3000日元 / 位,包含一杯茶水、一碗鱼汤、一份包含8道各种海鲜的寿司,每道寿司都是现场制作,用料保证是当天最新鲜的渔货。
吃完寿司早餐,我们的筑地市场金枪鱼拍卖之旅还差最后一个环节,店家买下来的新鲜金枪鱼最后去了哪里呢?在外市场的这家“源海鲜丼”你就能品尝到老板早上刚刚从市场拍卖回来的金枪鱼啦,每位有资格参加拍卖的商家都有一顶带名字的蓝色鸭舌帽,也就是说,只有戴着这顶鸭舌帽的老板店里出售的金枪鱼才是在筑地市场拍卖回来的新鲜货。所以早餐的寿司建议不要多吃,一份套餐足以,吃完逛逛外市场就可以来到这里用一顿新鲜丰盛的“全鱼丼”来收官一整天的美味。
干货攻略:由于东京是没有夜间公交车和铁轨交通的,所以要在凌晨2点来到筑地市场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住在附近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要像我一样去挑战东京的出租车,因为22:00-05:00期间出租车是翻倍+加价收费的,白天只需要3000日元的车费瞬间涨到6700日元让我在结账时真想抱一抱司机师傅的大腿。
傍晚的时候,我搭公交车慢悠悠的来到了十条银座商业街,这条街位置比较偏,但所有店铺的价格都十分亲民。花了不到1000日元我就喝了啤酒吃了烤串和炸鸡肉脆骨丸子。这家叫做玉屋的店铺看起来很普通,但它的老板曾经跟邓小平爷爷的厨师一起学习工作,所以他家的“邓小平料理”十分吸引顾客。
在路旁这家叫做KAGAMI的小酒吧我认识了老板各務知孝,他不小心管这里叫做了“下城区”引起旁边打小儿生活在这的美纪子小姐强烈不满。出于对方是长辈的关系她并没有做出那个“拍头喊八嘎”的经典动作,但还是从小吃盘子里抓了两粒花生砸向老板以表示愤慨。看热闹的我笑呵呵的旁观这一切,不管这里是不是所谓的“下城区”,比起新宿涩谷那些忙碌的身影,这里的人们都显得更加悠闲亲切。
巢鸭地区是东京比较古老的“红灯区”之一,本来这次我有计划探访“东京十大红灯区”,但都因为店家不接待外国人而被拒之门外。在街道上根本看不出来这里与其它地区有什么不同,看起来更像是美食街之类。但如果你能听懂娱乐所或洗浴店老板的黑话并正常沟通,那么一定会发现这里的别有洞天。所以,对于我这个靠肢体语言交流的二愣子,这个念头也就作罢了,如果有机会能够拿到拍摄许可我真的很希望能够进入其中去探寻一番。
有着1360年历史的鸟越神社在平日里跟日本的其它神社没有什么区别,但每年6月份这里举行鸟越祭的那两天里附近的好几条街道统统成为了活动现场,各种神轿的主题都是那只金色的凤凰,抬神轿的人们大多会累的满头大汗。鸟越祭代表着东京地区夏祭的正式开始,整个活动从早上6点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热闹程度可以用人声鼎沸来形容。
当一天的庆典活动结束,街上的庙会就成为了人们的归宿,好吃的好玩的琳琅满目。照片中那个捕鱼的小男孩估计是看我长得太丑了,所以主动送了一个招财猫面具给我让我挡着点脸大晚上别出来吓人。
一路走一路吃,我完全没想到在东京这样一个繁华快节奏的大都市里还能感受到如此传统的生活气息,不管是筑地市场还是难得的祭祀活动,这都让我看到东京的另外一面,也是充满暖色调的一面。

和风轻舞

本章节由rinrinRinka 亲自出演,这位日本美女带我见识了浓烈的东瀛之风,并且送给我一个难忘的六一儿童劫。
如果你在东京街头见到这样一位身穿和服、缓行踱步的日本美女会不会跑上去打招呼呢?
打过招呼之后她竟然还会邀请你一起品尝当地特色的金箔圆筒是不是更加让人欣喜若狂呢?
在浅草寺门前拍完照,她还会买矿泉水丢给你喝,这未免也太贴心了吧!
然后与你一起共进一顿日式午餐,亲手为你泡茶。
下午在隅田公园共同度过一个完美的六一儿童劫?
以上情节我猜可能是很多人的梦想吧,但rinrinRinka 就给了我这样的机会。这位日本美女穿着和服竟然在东京街头跟我玩耍了一天,在此我要特别感谢她能够为这篇故事增添了一分温雅之息。

萤火之森

5-6月份的日本没有樱花也没有花火大会,北海道的花海又太远,那么在东京附近欣赏漫山遍野的萤火虫就成为了这个时间段除了吃吃吃和买买买你最应该做的一件事。
为了找寻萤火虫的踪影我曾两度离开东京前往乡野,第一次是来到琦玉县的秩父市,推特上传言这里的大山中有萤火虫出没,结果我一宿没睡在深山中找了整晚都没有发现它们。无奈第二天一早就搭乘头班火车离开,秩父市给我最深的印象也就不是萤火虫而是当地的温泉竟然与火车站联通在一起,出了站台就可以走进温泉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儿。
也许是因为今年日本的气温偏低导致的吧,萤火虫活动的时间一般是在晚上7-11点之间,最好是没有风刚刚下过雨的天气里。
当我再次开始寻找萤火虫的踪影,就来到了离东京更远的长野市辰野町,同样从新宿的高速巴士车站可以很轻松的到达这里。在小镇子上转了半天终于在河边的护栏上发现了一些萤火虫出没的迹象。
而当我看到这块“萤之里”的标牌时真是兴奋到了极点,不负有心人呐,终于让我找到萤火虫的老巢了!剩下的时间我只需要等待和祈祷,希望天黑之后能够赶上一个好天气。
辰野不愧为日本的“萤火虫之乡”,就连镇子上唯一的商务酒店浴衣上都印满了萤火虫图案。也许乡下的夜生活是比较枯燥单调的吧,酒店电视机“有料放送”的宣传册摆放得是那么明目张胆,感谢我的大光圈镜头自动模糊处理了她们,今晚,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转移我对那些小虫子的注意力!
松尾峡公园平日里是不收门票的,但在萤火虫繁殖的这个季节里保育协会会在门口设置临时售票处,初中以下的学生免票,成人都需要花费500日元进入。其实这个规定也没有这么严格,为了拍摄萤火虫我在中午的时候已经免费进来这里抢占了一个机位,很多摄影师都会把三脚架绑在自己想拍摄的地方用来“占位”,如果这里名气再大一些,估计白天的时候我还能看到漫山遍野的三脚架奇观。
这就是我想要的位置,一条小水渠上方。这个时候是晚上7点左右,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没有风,闷热,我相信一定可以守候到那些发亮的小精灵。
当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我惊喜的发现在草丛中有星星点点的亮光出现了。
再晚一点,我拍摄到了更多的萤火虫低飞。
大概晚上9点左右,是萤火虫活动的高峰期,我真的目睹了漫山遍野的萤火虫,根据公园的记录,当天的萤火虫可见数量大概在3万匹之多,全部集中在水渠的附近。
随后我又换到瀑布及河边的机位拍摄了另外两张照片,最后返回酒店的路上我回头望向松尾峡的方向,在那座山峰上竟然燃起了一个巨大的萤火虫图案,终于,我的日本之行再没有遗憾可言了。
摄影干货:拍摄萤火虫时请一定不要开闪光灯,白光的刺激会导致萤火虫的死亡。另外相机的对焦方式也一定要调整为手动,避免自动对焦辅助灯发出的橘黄色灯光干扰到其他人。最后你需要根据自己所选的机位配合相应的镜头,远景用长焦,近景可以使用广角,光圈大小其实并非那么重要。长曝光可以拍到如上面照片中每只萤火虫的飞行轨迹,大光圈正常曝光所拍摄的萤火虫光斑都是需要后期几十张照片堆栈出来合成的,这个完全看个人喜好。

片刻荏苒

在东京生活了十几天,除了每天出去探寻那些鲜为人知的绝佳赏景地点,其它时候又都发生了什么?我几乎走遍东京的每条街道,总有那么一个片刻既不是地标也不是什么美景但同样让我难以忘怀。
住在西新井徽章旅舍的这段日子晚上我就窝在这个小格子里面,因为每天都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街头拍摄所以住宿对于我来说只是睡个觉而已。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深夜独自在活动室整理当天的照片做备份,然后洗个澡就睡下,第二天室友都还没起床我就已经出门了。
即使这样我还是认识了同寝的一位日本糕点师Yasuhiro,他的家在福冈,学习制作糕点已经有12年之久。来东京找工作已经半个多月了,每次见到他我都会问问他面试的情况,他也会问问我有没有拍到满意的照片。我们会一起躲在角落里抽烟,靠谷歌翻译进行简单的日语沟通。当我告诉他我有计划环绕整个日本本土旅行时他只跟我说了一句话,“如果可以,请您到我在福冈的家里去坐一坐,我妈妈会招待您”。我想我一定会去的,把我们的合影带给他的母亲并告诉她儿子在外面一切都好。
本来我这次旅行是没有购物计划的,但当我走在东京街头,会奇怪的冒出各种买买买的冲动,我想很多人也会跟我有同样的感受吧。于是在我每天3万步左右的活动量下穿过来的鞋子底磨破了,我也终于能够体验一次日本购物的预订文化了。在银座的ASICS专卖店预约了最新款的运动鞋,我的前面至少排了不下70个人,每个拿到预约号的顾客都是满脸幸福的表情,还好这只是运动鞋的预售,如果要是游戏机手办什么的我想那场景可能会更加疯狂吧。
如果我说我在羽田机场玩了至少10个小时,你会不会觉得我有病?不过事实就是这样的,当我举着长焦镜头站在机场4楼日本桥上足足等了2个小时为了拍到这张女警察的照片时,从我旁边路过的某位咱本国游客就在低语“这个人有病吧”。我可以理解她的不惑,为了拍到自己想要的照片我还可以承受更多。
其实羽田机场里好玩的地方太多了,比如顶楼的展望台和2F的全日空休息室,我是第一次见到世界上还有“拉面吧”这种地方,5种口味的日式拉面任选,同时还有7种日本清酒和烧酒,这些全部免费供应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多待一些时间呢?
离开东京的那天晚上我在超市买了很多冰淇淋送给旅舍的工作人员,这半个多月的时间我在东京留下了很多足迹,东京也同样在我的心里印下深深的记忆。可能是一个早晨在街道上忙着赶路的上班族,也可能是凌晨时分累瘫在地铁站门口的那个人。又或许是那位在路中央舞蹈的交通警,还似乎是为我煮面的那位老奶奶。
太多太多的碎片记忆让我理不出头绪该把它们放在故事的哪个篇章当中但就是舍不得放弃,就像抵达东京第一晚独饮的那杯冰凉啤酒,又像在大和寿司的那个清晨喝下一碗暖心的鱼汤,总有那么一些人,一些片刻,能让我感受到东瀛。

关于我的旅行

我是路客,欢迎约稿约片
​微信公众号:路客照相机
新浪微博:@路客
职业摄影师、摄影讲师、认证旅行攻略作者、旅行摄影专栏作者、知名旅游博主
GettyImages签约摄影师
500px,Inc.签约摄影师
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
全景视觉签约摄影师
IPA国际摄影大赛金奖及多个银奖获奖者
《国家地理》全球摄影大赛获奖者
佳能《感动典藏》全球摄影大赛推荐作者
东京会议及旅游局《东京印象》摄影大赛一等奖作者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社群成员

本游记著作权归@路客照相机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