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游
#摄影
第三天,“协奏曲号”经过一夜的航行,到达了同样位于多瑙河畔的奥地利首都维也纳。
维也纳是一座拥有1800多年历史的古老城市,其市中心古城区也被联合国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上午我们迈着轻松的步伐,走进了具有“音乐之都”美誉的城市。
首先来到维也纳大学,这所大学就像欧洲的大学大都没有围墙一样,静静地立在路边。没有名牌大学的那种傲娇,平易近人。
这里陈设着诺贝尔奖获得者照片。
维也纳大学始建于公元1365年。七百多年来曾培养出誉满全球的科学巨匠,也输出过重量级的政界风云人物。
门口并没有显赫的字牌,也没有门卫看守!轻轻地推开一扇厚重的木门,我们算是走进了这个知名的学府。如果不是门玻璃上印着的大学Logo及校名,谁会知道这是一所大学!
悠久的历史、严谨的学风使这里成为中欧和多瑙地区繁荣的学术研究中心。校友中有9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有前联合国秘书长、奥地利前任总统、总理等。
大厅的廊柱及穹顶,也在告诉我们这所大学的年纪!
大学出来路过的维也纳市政厅,非常典型的新哥特式建筑。回来网上查了一下: 1873年建成,也有一百多年了。
来不及欣赏其建筑特点,我的视线立即被大楼正中央这个极富现代时尚感的大型塑像所吸引!
也只有维也纳人能够想得出:在政府办公的大楼前面,弄这么一个玩意儿!
哦,导游说每年夏季音乐会在这广场举行。看到周围的堆放的器材,估计这里将要举办一场音乐派对。
感叹,音乐的地位在这里至高无上啊!
环城大道的景点接二连三,紧接着,我们到了维也纳另一个地标性建筑:奥地利议会大厦。
大厦外观非常宏伟,不是说它建筑有多么高大,而是建筑主体加侧翼共同延展开来,占地很广,很大气,不愧是国会两院所在地,宏伟磅礴的气势体现了在国家政治体系中的重要地位。
欧洲去过两次,开始对古建筑也能看出点门道了:希腊式的门庭,罗马式的柱廊,整个建筑既华丽又大气,不愧是欧洲最美的国会大厦。
屋顶精美的雕塑。
又见包容!参众两院办公的大厦正面,居然挂一个巨大醒目的世界艾滋病日的红丝带。
神圣的希腊雅典娜女神与红丝带共存。
中午时分到了著名的霍夫堡宫。 作为一个统治了奥地利这个国家700多年的王朝的皇宫,霍夫堡王宫在整个欧洲也算是享有盛名,这种名声并非只仅仅是由于皇宫的美丽外表和内部装饰,而是来自哈布斯堡家族这个奥地利王族家族一直住在在霍夫堡王宫中。
霍夫堡宫前的玛利亚.特蕾西亚广场。
被戏称为“欧洲丈母娘”的玛利亚.特蕾西亚雕像!
霍夫堡宫呈半弧形展开,大气磅礴,建筑外观装饰着各种繁复而精美的雕塑,皇宫顶部金色的皇家双头鹰标示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霍夫堡宫的雕塑富有观赏性,什么『大地力量』和『海洋力量』……整个宫墙的雕像都很有看头。
霍夫堡总共占地24万平方米、18座翼楼、2500多个房间。一个多小时,我们只能是粗略地看了一下外观。
接着我们穿过一个回廊,从一扇不起眼的边门,走进了一座叫奥古斯汀的教堂。
很有艺术范的座席。
木雕非常讲究,欧洲人对教堂可一点都不马虎!
四百年前,奥古斯丁教堂成为皇家的宫廷教堂。此后哈布斯堡王朝曾多次在此举行皇室婚礼。
简单干净而不失神圣!讲述着一个天堂的故事。
中饭后, 随着导游去圣斯特凡大教堂,因为事先网上得知其知名度,所以很期待。
拐过一条街,很远便看见了大教堂高耸的尖塔!包围在商业街中,我虽然已经走近,但难见全貌。
穿过热闹的人流,眼前突然一亮!
好高啊!高耸的尖塔在蓝天下显得轮廓异常鲜明,非常雄伟!因为教堂位于很多建筑中间,所以要狭窄的街头找一个角度将教堂拍全,很困难,好不容易退到墙角,把相机放到地上……
当我走进教堂的时候,老城区的喧嚣立刻被厚重的木门挡在外面。环顾四周,瞬间被其建筑的浩繁和精美所折服。
电影中的教堂浮现在眼前:闭着眼睛默默祈祷的基督徒们、悠扬的钟声、庄严的圣坛,除了没有信徒,一切都像是电影画面的还原。你会不自觉地放慢呼吸,怕一不小心叨扰了此时的宁静。
两排哥特式的柱子,把教堂的正殿隔成三部分。放眼望去,从圣坛背後玻璃窗射进了一缕缕五彩缤纷的光线,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氛。
从栅栏外看教堂中庭。布置庄重,气氛肃穆,让人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集合时间到了,随着人群不舍地走出教堂,没看够啊!
下午,终于觅得机会!我再次来到这座教堂。
花了4.5欧元走进了中庭。
细细看看这座布道坛,是1510年奥地利建筑大师安敦的作品。
那些神职人员的座位雕塑细腻而逼真。
主祭坛的南侧大理石台基和围栏中安放着神圣罗马帝国腓特烈三世皇帝的石棺。腓特烈三世皇帝在哈布斯堡家族中占有重要地位。
那些雕塑细腻而逼真。里边的装饰可以用奢华二字形容,每个柱子中间几乎都有祭坛,那些圣经里的人物栩栩如生。
与许多欧洲著名的教堂一样,都是工程浩繁,没有百来年是造不起来的!圣斯特凡大教堂始建于十三世纪初,两个世纪后才竣工,被公认为是几百年建筑艺术大成之杰作。
第一次见到大小配置的管风琴。
试想当这样的管风琴奏出的音乐,回荡在大厅上空时,祈祷的人们会是怎样的感受?
大厅里边闪烁着奇异的灯光,投影在地砖上的字符,给教堂增加了神秘的氛围。
当我在广场再次以不同的角度拍摄时,发现东立面许多地方呈斑驳烟薰的颜色,好像裸露的石头一般,给人有种说不出的苍凉。原来这是教堂引人注目的另一面:遍体被战火留下的伤痕。但奥地利人没有掩饰这些伤痕,因为他们要在和平中警惕战争,在安乐中不忘艰辛。
很难想像过去那个时候没有吊车,这么宏大的教堂是怎么建成的呢?如此繁复的建筑工艺图纸又是怎么设计的?那需要多么缜密的头脑才能设计出如此叹为观止的建筑群。带着这些想法我走出了教堂。
说了这么多教堂的事,该换一个景点了。
美泉宫的故事,从一次意外的狩猎发现中悄然上演,它走过漫长的历史, 成为奥地利最重要的文化符号之一,也是外国游客必到之处!
一座皇宫的命运,总是承载着统治者的命运。位于维也纳西南的美泉宫是世界文化遗产,与城中的霍夫堡相互辉映,记载着哈布斯堡家族的辉煌与衰落。
美泉宫气势恢宏,远远观去,仍会不自觉地被这种气势所折服。
美泉宫面积数万平方米,仅次于法国凡尔赛宫,是欧洲第二大宫殿。但对于到过欧洲许多皇宫的我,多少有点审美疲劳了。
于是乎,我向导游请了假,把有限的时间放在游览花园吧!
花园是美泉宫的一大亮点,在欧洲难得有这样占地面积大的“小清新”皇家花园。从宫殿的中轴线延伸出去,通过几何直角和对角线的原理,设计师为我们呈献了一个错综复杂、精妙美观的中心大花坛。花园两侧则是经过严格修剪的树篱。那天,我险些在这些错综复杂的花园里迷路。
幸好碰到几位热心的中国游客,才找到了正确的路径。
凯旋门是美泉宫花园的最高点,你可以在那里看到整个美泉宫的全貌,也能远眺维也纳的全景。
我漫步在这典型的法国式园林中,林荫道和花坛构成了对称的几何图形,两个面积巨大的树墙围成的花园在皇宫两侧列阵,甚感宏大。
远眺维也纳城市的风光,镜头焦距不够,将就着看吧!
终于到了山坡顶,赭黄色的宫殿近在眼前,显得安逸而低调,好像拥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族血统,诉说着曾经的辉煌,草地上的青年人也许还不曾读过哈布斯堡王朝的历史,她们只是尽情地享受今天的阳光!
边走边拍,来到位于山脚下的海神喷泉,这是花园和美泉山的一个分界点。海神主题的雕塑在欧洲十分常见的,它象征着君主随心所欲地驾驭国家的命运。这座雕塑,生动鲜活,即与山水背景相辅相成,为美泉宫花园增添了一座气势磅礴的景观装饰。
离开了美泉宫,大巴载着我们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门口下车,华丽端庄的一栋巴洛克风格建筑,注意不要和“金色大厅”混淆,两个完全不同的建筑。灰白色的建筑是国家歌剧院,而有红色外墙的则是金色大厅!
国家歌剧院是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素有“世界歌剧中心”之称,也是维也纳的主要象征。
在维也纳人的心目中,国家歌剧院远比金色大厅有名!
依靠导游的预约,我们才得于很快能入内参观,真有点意外,门厅挤满了等候的游客。
与想像中的富丽堂皇一样……
皇宫一般的奢华!
在休息大厅和走廊的墙壁上悬挂着许多油画、雕塑。
傍晚,终于来到大名鼎鼎的金色大厅!
金色大厅属于非官方。在金色大厅的音乐会,只要不是由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主办的音乐会,就不是金厅官方邀请的,基本有钱就可以租。所以,在金色大厅演出,并不完全代表水平高低。
这是大多数到过维也纳的游客给出的评价,我觉得如此说法,并不是贬低金色大厅,只是让其回归本身。
等车之余,抓紧时间穿过马路,去看一眼与金色大厅隔道相望的卡尔教堂。
巴洛克风格的卡尔教堂被认为是维亚纳最伟大的建筑之一。教堂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喷水池,许多人们坐在这里聊天,看书,休息。
时间仓促,只是拍一片作为留念!
最后一个景点,城市公园!又叫施特劳斯公园,坐落在环城大街左侧,占地11多万平方米,于1862年落成。
园内有众多的名人塑像,最为著名的就是“华尔兹之王”约翰·施特劳斯的真人大小的塑像。
夕阳中,我们将结束维也纳的游览,大巴车缓缓驶往河轮码头……

本游记著作权归@星铭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