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安徽——山水明如画之宏村、南屏与西递
225
0
15
收藏
攻略> 游记> 逐梦安徽——山水明如画之宏村、南屏与西递

逐梦安徽——山水明如画之宏村、南屏与西递

225
发表于:2016-10-13 更新于:2016-10-13 浏览数:12034

第一次对皖南的古村产生向往源于高中语文课读到的一篇散文《宣纸上的故乡》。宏村、南屏、西递、绩溪龙川……一个个古村的名字在心中反复念了无数遍,直到七年之后徽州之旅才终于成行,圆了心中的梦想。这次组队的是猪,小力和我,我们一般喜欢3~4个好朋友一起出行,既能相互照应旅途又不至于太沉闷。

画里乡村,桃源人家——宏村

旅行一共四天三夜,原本计划是宏村、南屏、西递和呈坎四个村庄加上黄山市屯溪老街,后来因为体力不支加上暴雨误事,拿掉了呈坎。“游呈坎,一生无坎”的遗憾只好下次弥补了。

早上在一觉 醒来发现火车中途停在绩溪,这一停就停了好久。不得不感叹绩溪之人杰辈出,胡宗宪、胡雪岩、胡适,还有前主席涛哥,一个个名字都如雷贯耳吧。可惜我们这次的行程不包括绩溪龙川,好地方不能一次都游完了,得留一下给下次嘛。建议在火车上不要贪睡,皖南风光秀丽,一路很是饱眼福。

到达黄山站后在火车站前直接有到黟县的汽车。黟音同衣,猪总是开玩笑地念成多县,增添不少喜感。我和小力因为轻信度娘还绕了远路去找游客集散中心,被猪狠狠地鄙视了一通,本来我俩气质就招黑,被逮着把柄后就黑得更惨。好在猪的室友黄山妹子霞妹火速赶来支援,把我们带回火车站送上了去黟县的车。到了黟县的汽车站坐公交前往宏村。宏村外有一条小街,饭店酒坊超市都有,以后的几天我们就经常出来在这条街上吃饭买酒。在宏村景区的门口给提前预定好的旅店三思堂老板娘打电话,她很快就骑着电瓶车来接我们了,顺带买门票还能打个折。我对这次住宿还挺满意的,三思堂距离月沼就几步路,房子不论是外观还是内在布置都很有感觉,最关键的是老板和老板娘人都很好。

    一行人在房间安置好行李稍事休息之后就开始在村子里转啦。第一天是大晴天,天气比较热,月沼旁边的人家晒出了大火腿,不知道哪些食客晚上能一饱口福,品尝这徽州农家风味的美味佳肴。

宏村月沼由于邮票的发行而广为人知。月沼呈半圆形,为什么没有修成圆形的满月呢因为古人相信“水满则溢,月盈则亏”,凡事太圆满反而要走向衰落。

南湖边蝉鸣声声,鸭子悠闲地划着水,老树的倒影映入湖中,颇有绿树浓阴夏日长的味道。这边旅游的一个好处是门票都是包含导游费用的,看见导游就可以跟在后面听讲解,当然听着导游的讲解逛和自己瞎逛的差别是巨大的。到徽州来不仅要看山看水看建筑,更有意思的是了解文化底蕴。导游姐姐介绍古村的种种风土人情,人文历史,错过就太遗憾啦。我们在宏村、南屏、西递的行程都是先跟着导游把经典景点走一遍,然后再自己慢慢逛。宏村导游路线的起点就从南湖边开始。

 南湖书院—— 志道堂。古代徽州人非常重视教育,出了不知多少徽商和徽官。 

 汪氏宗祠——乐叙堂,古人讲究对祖先的祭祀,徽州也不例外。除了祭祀,祠堂还是族人庆典聚会、惩戒犯错子弟的场所。法律专家猪告诉我们说古代中国是宗法制,所以宗法是高于国法的。如果一个人犯了严重的错,族人按照族规把他处死都是可以的,国法也干涉不了。

 汪氏宗祠供奉着一位女性的画像,这是非常罕见的,也说明了这位女性绝非等闲之辈。画像中的女子名叫胡重,西递人,是宏村水利系统的总设计师,宏村七十六世祖、汪氏宗族族长汪辛的妻子。提到她就不能不说宏村的水利系统了,真的是非常伟大的一项工程,整个村子呈牛形,南湖是牛肚,月沼是牛胃,蜿蜒曲折流经各户门前的溪流是牛肠。这套水利系统兼顾了实用、美学、周易风水,精致巧妙,建成六百年之后仍在造福后人。我们有次吃完宏村大鸡腿手很油腻,想回旅馆洗个手,走到门口老板娘告诉我们直接在房前溪水里洗洗便可,村民现在洗衣服洗菜都还在用溪水呢。

民间故宫——承志堂。 见过承志堂才明白什么叫做雕梁画栋。这是清朝末年村里当时的首富大盐商汪定贵的宅子。

参观过承志堂之后我们又随着导游逛了敬德堂、树人堂、桃园居等宏村民居中的经典代表。在村里走了一圈之后有些累了,我和小力啃了俩这边特色的梅干菜大鸡腿又吃了些梅干菜馅的小烧饼就当晚餐了,又招来猪的鄙视。这家伙居然对喷香的鸡腿无动于衷,嫌太油了。

    晚上的重要任务是出来买酒喝。我们爱去古镇古村旅游一个原因就是能喝到好喝的米酒或果酒,而且寻酒买酒喝酒的经历也是以后回忆中亮点,比如合肥三河古镇的糯米酒,装在小小的酒坛子里煞是可爱;湖州南浔古镇的青梅酒里还泡着大颗的梅子,南宋御酒坊里有一只很有酒仙气质的猫;苏州平江路上的酒馆里,还是这次出来旅行的三人组一起坐在二楼临窗的位置喝烫黄酒,喝到醺醺然的时候讨论是不是应该学水浒好汉要两斤酱牛肉下酒。三个人先在把村子里的酒坊转了一遍,一边转一边尝。村子里的酒偏贵,不过有一家的探花郎酒确实很好喝。后来出了村子,到村外的街上去也有很多酒坊,酒价更便宜,低度酒不论口味一般25元一斤。徽州的酒种类繁多,名字也都特别好听,桂花酒、野梅酒、青梅酒、玫瑰酒、柠檬酒、蓝莓酒、桃花雪糯、六月青、竹叶青、琥珀珍、状元红、女儿红、探花郎,光听名字已经让人醉了。我们买了半斤女儿红半斤桂花糯米酒,拎着两瓶酒来到南湖边。夜晚的南湖比白天安静很多,只有零星的灯火,天空开始滴起小雨,湖面吹来凉爽的空气。

 宏村的夜晚没有喧闹的酒吧,没有拥挤的人群,我们在村中的小巷中穿行,走在湿漉漉的石板上,听家家户户门前溪水潺潺流淌,想象几百年前的宏村夜色是否也一如今晚。

   灯笼的影子跌入月沼,染红了一池水。

夜雨中亮着红灯笼 的三思堂也很有味道。 

三思堂内景。

 原本的计划是第二天的上午就去南屏,不曾预料大雨把我们困在宏村。小力想出去拍照,因为雨势太大在旅馆门口被老板娘拦了回来。后来雨稍微小了一点,她就跑出去,终于如愿拍到了承志堂落雨的画面。徽州人认为下雨是落金,下雪是落银,不能外流。雨水从房檐落入天井院落,四水归堂,象征财源滚滚流入家里。

南山为屏,古祠群立——南屏

等到中午实在不能再拖了,我们只好冒雨出发。到南屏要先坐公交从宏村回黟县汽车站,再乘去南屏的公交。南屏的名气比宏村小很多,到达时售票处只有我们三个游客,真是对不起导游姐姐了,这么少的团还得辛苦她走一遍。出示宏村的门票买南屏门票时可以打半价,看来我们先游宏村的策略是正确的。雨一直没停,披着塑料雨衣和人字拖在夏日的雨中行走竟然还有些冷,可能是因为近山的缘故。南屏的村名就来自于村子西南犹如屏障一般的南屏山。这里的村民以叶姓为主,村中的叶氏宗祠叙秩堂是张艺谋导演《菊豆》电影中老杨家染坊的拍摄地,现在祠堂中还摆放着染布、晒布的台架、绞车等道具,墙壁上挂着剧照,当年的巩俐还很青涩啦。据导游说叙秩堂二楼就是电影中巩俐所住的房间。

  叶家支祠的奎光堂内阿姨们在跳着欢乐的广场舞。 昔日肃穆威严、严禁女性踏入的祠堂今天成了阿姨们载歌载舞的场所,是不是有点沧海桑田的味道。不过在这点上我喜欢徽州的民居,绝大数老宅里还住着耕读传家的主人,即使是划作了参观的景点,他们还依然生活其中。老房子有人生活的气息,就感觉它们的生命还在延续。很多古建筑人去楼空,仅仅作为景点被人参观,虽然也被修缮保护的很好,总觉着像是抽去了灵魂般,形还在,神没了。徽州的古建筑是活的。

村民们仍保留着在祠堂议事的习惯。

南屏有72条巷,犹如八卦迷宫般复杂,在里面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我最喜欢的两条巷子是步步高升巷和招财进宝巷。

步步高升巷里的小土狗

招财进宝巷,过去这条巷子住的多为富商。

大家能猜到这块精美木雕的年代吗反正我当时是没猜到。猪给出了正确答案——慈禧年间,这家伙,还挺博学,可能法律专业的都要博闻强识吧。代表女性的凤凰竟然凌驾于代表男性的麒麟之上,那当然是慈禧当权的时候啦。武则天木雕年代没那么久远啦。很多徽州木雕都是鎏金的,徽商的财力雄厚可见一斑。

当我们重新回到村口准备返程的时候,发现一户人家的墙壁上写着观景台的大字,一直想找个制高点看南屏全景,这下可如愿了。一人交给门口老爷爷5元钱之后,我们爬上了楼梯,我在刚爬到楼顶的一瞬间叫了起来。太!美!了!果然登高望远才能体会到天地的阔大。流云缓缓淌过天空,白色的云雾不停地从远处群山间蒸腾而出,缭绕在山腰,仿佛黛山悬玉带。苍茫的暮色中,村庄在群山的怀抱里沉沉睡去。因为贪恋美景,我们险些误了回黟县的公交车。

 出村的道路两旁是大片青色的稻田,一两头黑色的耕牛漫步其中,头顶偶尔会飞过一只白鹭。古时徽州地狭人稠,男子十三、四岁就要出外谋生,或经商,或考取功名走仕途。这条出村的小路,见过年轻游子背井离乡的眷恋不舍,也见过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近乡情怯。

东溪西流,山水迢递——西递

回到宏村的晚上又买了三瓶酒,这回是桂花糯米、青梅和桃花雪糯。

第三天的计划是早起拍拍无人的南湖、月沼,然后收拾收拾行李去西递。我和小力信誓旦旦地说要四点爬起来,结果不知是酒喝多了还是前两天走得太累,反正磨蹭到六点半才出门,宏村里已经有不少游人走动,于是少不了被猪奚落啦。

逛着逛着雨势大了起来,只好撤退回三思堂的房间内。困意渐渐袭来,我决定躺在床上打个盹儿。半梦半醒间听到大雨撞击屋顶,哗哗哗,哗哗哗,真是更添睡意……

到了中午雨终于小了点,打包行李,退房,去西递。再见,宏村。

去西递仍然是先从宏村坐公交回黟县,再坐车到西递村。西递景区入口是标志性的建筑——胡文光牌坊。牌坊边是青山绿水,水中荷叶田田,恍惚间让人以为闯入了桃花源。遗憾的是这样气势雄伟的牌坊西递原本有十三座,除了胡文光牌坊当做反面教材被保留下来之外,其余都在文革中被毁去。

东溪西流,山水迢递——西递的原始村碑

西递的地势东高西低,不同于别处“一江春水向东流”,这里的溪水是从东流向西的。

徽州的木雕真是精美绝伦

我们在西递住的民宿是青云阁,据老板说有200多年历史了。这是我印象中目前住过的最古老的旅馆吧。放几张青云阁的图片吧,很有年代感!

我们在西递住的民宿是青云阁,据老板说有200多年历史了。这是我印象中目前住过的最古老的旅馆吧。放几张青云阁的图片吧,很有年代感!

青云阁房檐的燕子。燕子不知何世,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

夜晚的青云阁二楼

  晚上解决一碗泡面后,我决定出门看一看西递的夜色。潺潺流动动的溪水让夜晚的村庄有些凉气袭人,黑的如一团徽墨的天空不见月亮和星星,所以我的心里有一丝失落,因为没有见到远离尘嚣的古村那如水如洗、纤尘不染的月光。古老的祠堂前依旧聚集着阿姨跳广场舞,西递阿姨们的舞曲比南屏更欢快热烈。

 睡觉前想起《宣纸上的故乡》有这样的句子:“一些前尘往事会在朦胧的月光下水一样晃动:穿丝绸的女子一脸愁容,绣花缎子鞋踏在青石台阶上悄静无声,梅花的淡影,蟋蟀低泣如风中远逝的箫……”于是发了条状态,今晚住在两百多年的老房子里,会不会梦到一些前尘旧事,会不会有穿着绣花缎鞋的徽州女子入梦云云,然后就昏睡过去人事不知了,因为三天来东奔西走的体力消耗还蛮大的。结果第二天早上看见猪的回复差点昏过去:“梦到了吗我听你昨天呼噜打得挺响”瞬间把我从文艺青年打回逗逼的原形。这家伙的嘴挺损的,从来都是人艰必拆。但是她每次损人都一针见血又无比搞笑,这一路活跃气氛的任务全靠她。还有我很怀疑这次旅行体力耗损严重和猪不停地毒舌讲笑话害我和小力每次都笑的死去活来有很大关系。

    早起的目标是直奔村庄旁边小山上的观景台。一路上几乎没有遇到什么人,于是三个人爬着台阶唱着歌,登上观景台站在观景亭里眺望美景。远山上云雾缭绕,恍惚间让人以为是神仙洞府。村庄、稻田、蜿蜒的小路都笼罩在一片寂静之中,大地还未完全醒来。微风过处,山上草木轻轻摇动,凉凉的空气灌入肺部,真是让人神清气爽。整个西递从高处看去像一艘即将扬帆远行的大船,古时徽州男子多在外经商做官,船形村落寄托了一帆风顺的美好心愿。  

 下山之后我们就在西递里细细地逛。西递村民的始祖是唐昭宗李晔之子,因遭变乱而逃匿民间,跟随奶娘的丈夫而改姓胡。西递这一支又叫明经胡氏,实际是李姓皇室后裔。

西递古绣楼是大夫第的一部分,当年胡家的老爷夫人为了让宝贝独生女儿抛绣球招快婿,就修建了这座临街的绣楼。小姐绣球跑偏被叫花子接了怎么办不用担心啦,能站楼下参加招亲大会都是老爷夫人精挑细选的公子,想抢绣球,你也要有资格才行。绣楼的匾额上书“桃花源里人家”,其中的人字写的就像一位身着长衫的俊俏书生在伸手接绣球。听完讲解的游客们起哄要看小姐抛绣球的表演,导游非常淡定:“小姐180岁了,一般白天不出来。”那些人立马闭嘴了。哈哈,扰了小姐清静,当心拉你们下去陪她绣花。我们后来登绣楼的时候就格外小心,脚步放的很轻,那咯吱咯吱的木楼板真的感觉一脚就能跺穿。我可不想下地下去陪小姐玩啊……绣楼上非常昏暗逼仄,天地如此广阔,过去的小姐们却只能在这方寸天地活动,唉,不知道她们闷的慌不……

大夫第的主人还生活在祖传的老宅子里

张灯结彩的迪吉堂,应该是刚刚举办过一场婚礼。

 游完了西递,我们的旅程也接近尾声了。三个人乘车返回黄山市,先到黄山火车站前的7天酒店去歇脚。黄山的天气确实有点变幻莫测,中午还出着大太阳,下午就开始雨大风疾。霞妹冒雨来到酒店和我们会合,本来就对徽州的姑娘印象很好(来之前还在看天天向上新出的地理美女之安徽站)现在更是好感度飙升,她们真的很热情善良又体贴啊,总之身上有种让人很舒服的气质,赞!    吃完饭离猪上火车还有一段时间,霞妹陪着我们逛了下屯溪老街。屯溪老街和苏州观前街、杭州河坊街都很像,人群熙攘,灯火辉煌,卖各种特产的店铺鳞次栉比。黄山这边的特产主要是笔墨纸砚、糕点、葛粉、菊花、茶叶等等。我们看中了东西,霞妹就帮忙砍价,她只要一开口讲当地话,老板立马就降价了。有这样的小伙伴,真的很给力!很拉轰!

最后以最爱的小黄人来结束这篇游记,是准备离开屯溪老街时在一家精品店门外拍到的 。在外旅行,看美景长见识固然有意思,最开心的还是和好朋友结伴而行,老朋友久别重逢,新朋友认识结缘。下一站,会是哪里呢?

此篇游记约有5544文字,46张美图

发表评论

登录后发表

网友评论

客户服务电话 4007-999-999
牛人专线